我是一個大學剛畢業的老師,第一次帶班級,我帶的是低年級的小朋友。每次看到那些小朋友的笑容,就讓我把所有的煩惱都給忘了。不過有時候當他們調皮時,讓我真想活活的掐死他們。當然,我不會真的掐。因為我可不想坐牢呢!





我的班總共有36個小鬼頭。個個都讓我又愛又恨!我很熱愛這個工作,但是常常也會有灰心或無奈的時候。這些負面的感受大多是來至於班上的一個同學,他叫邵偉華。

他每次作業都拖很久、成績也都是最後一名、聯絡簿沒簽名、回條沒帶、個性也滿孤僻的。而且他考試每次都是在20分以下,這讓我很擔心,才國小一年級耶!功課就這麼差,以後怎麼辦呢?

常聽人家說國小老師是扮演一個孩子啟蒙的重要角色,對他日以後的影響是很大的。就因為如此,我更覺得自己有責任把他帶好。但是處罰他沒用、罵他也沒改善、輔導他的話也只會聽見他說:『是的!老師。』的表面假像。因為他還是作業照拖、東西照不帶、考試照樣不準備。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他進步!

A

「各位同學,明天要交作文喔!題目是『我的家庭』。下課!」

「老師再見。」小朋友齊聲的喊著。

「bye-bye!」我帶著笑容回應。

「邵偉華過來!」我喚住剛背起書包的他。

「老師,什麼事?」稚氣的臉蛋,張著大大的眼睛問我。

「明天!記得交作文,還有上次畫畫課的作業也只剩你還沒交了!快補交吧!」

「是的!老師。」又是這句,他不知道已經對我說過多少次的『是的!老師。』可是沒有一次是有兌現的。即使他臉上總是帶著那麼認真的表情,但是我知道他的保證,實現的機率好小好小......

「好!掰掰。路上小心喔。」

「老師再見!」他揮著手,燦爛的笑著。看著他的背影,我心裡微微的嘆氣,這樣一個有禮貌的孩子,做事卻是這麼散漫呢?希望他這次真的能夠說到做到。

B

隔天一早,「排長,把作文收過來,順便告訴老師誰沒交?」

「老師,我們這排都交了!」

「老師,我們的也都交了!」排長一個個遞上各自排上同學的作文。

「老師,邵偉華沒交!」果然被我料到了,他昨天的保證只是個空頭支票。

「邵偉華。」

「又」他站起來。

「老師昨天不是還特別叮嚀你嗎?怎麼還是沒有交?」面對我的問題,他沒有回答。只是低著頭、抿著嘴巴。

「你到後面罰站一節課,好好反省一下。」

「是的!老師。」不管我處罰他或是罵他,他也不會生氣的跺腳或翹嘴,還是一樣有禮貌的說:『是的!老師。』

「大家拿出數學課本,翻開64頁...」我開始上課,每個小朋友仔細的看著黑板,除了他。

那天放學,忽然下起傾盆大雨。這場雨來的很突然,根本沒有幾個人有帶雨具,所以當我經過穿堂時,看到許多小朋友在公共電話前排起長長的隊伍,我想大概都是要打電話叫家長來載的吧!在眾多孩子中,我看到邵偉華也排在那隊伍中,還差一個就到他打了。

這時,他前面的孩子剛好掛了電話,他走向前去,投了錢,拿起話筒,可是,連撥都還沒撥,他又掛上了電話,然後垂頭喪氣的離開,獨自一個人走進大雨中。

怎麼會這樣呢?我撐開傘,追上前去。

「偉華,你怎麼了,不叫爸爸或媽媽來載你嗎?」我蹲下身,平視的跟他對話。

「不用了,老師,我自己可以回家。」

「可是雨好大,你這樣會感冒,老師載你回家好了。」

「沒關係,我家在學校對面。一下下就到了!」

「是嗎?老師開車不用傘,這個先借你。要趕快回家喔!」我把傘移向他一些。

「謝謝老師。」他接過傘,然後又對我笑一笑。

「拜拜!」我摸摸他有點微濕的頭髮。

離開學校一段路後,我突然想到我把手機放在辦公室了,於是我又折回去拿。「真是的,為了這個手機,害我多花那麼多時間回去拿!」我抱怨著自己的粗心。

坐在車內,雨刷不停的來回揮動,雨還是很大。
在等紅綠燈的時候,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捉住了我的目光。是偉華耶!他走到一間透天的房子門前,拿出鑰匙,開門進去。

「他家在這?」我暗自低聲的說,怪了,他不是說他家在學校對面嗎?
可是這裡距離學校都快兩公里了,一個七歲的孩子自己獨自走兩公里的路回家,實在滿令人感到心疼的。
不過我不懂為什麼他要騙我說他家在學校對面而已呢?怕我嗎?還是不好意思讓我載?

『叭!』綠燈了,後面的車按著喇叭催我走,我也暫時拋開這個疑問,踩下油門。

C

「報告!」
「請進。」

「老師,傘還你!謝謝」他雙手遞上傘。看著他拿傘給我,讓我不禁想,為什麼會記得還我傘,卻沒有一次記得交作業呢?這孩子真是的!

不過看他還傘的樣子,讓我有一種好窩心的感覺。

「偉華,老師問你,你家真的住在學校對面嗎?」他安靜了好久沒有回答我,看他的表情我也知道,他在說謊。

「沒關係,老實說。老師沒有要罰你。」

「老師,對不起!我昨天是說謊的。」他滿滿是歉意的說。

「那可以告訴老師為什麼要騙老師嗎?」

「因為我不想麻煩老師,我自己可以回家。」聽到回答,我很驚訝一個七歲的孩子能說出這麼懂事的話。

「偉華,老師載你回家不會很麻煩,以後有機會就讓老師載。知道嗎?」

「嗯!」

「不過以後不要騙老師喔!」我告誡他。

「好!」

「好了,回教室去吧!對了,記得交作業。」

「嗯,報告完畢!」他敬了個禮,轉身走出去。

我心底暗暗的想,這孩子如果改掉那些缺點,我想他一定更讓人憐愛,而且會變得非常的完美吧!

「老師!老師!」偉華邊跑邊叫,好像很興奮的樣子。

「嗯?」我回過頭,看著他微喘的小臉蛋。

「老師!我要交作文。」他攤開一張折小的作文紙。

「偉華好乖喔!終於交了。嗯…這個給你當獎勵。以後也都要交作業喔!」我伸手進去口袋拿出一個糖果給他。

「好!謝謝老師。」他拿過糖果,小心翼翼的放進自己的口袋裡,臉上掛著開心的微笑。

其實我更高興,他現在拖作業的時間明顯的變短了,這樣的進步讓我有很大的欣慰,那一整天的心情都因為他交了份遲交的作文而開心了起來。在走回辦公室的路上,我看著他的作文,歪歪扭扭的鉛筆筆跡,寫在一張似乎已經擦過很多次的稿紙上。

內容很簡短,也很可愛。他寫著:我的家庭。

我家有三個人,一個是我,一個是爸爸,一個是媽媽。我的爸爸很帥,媽媽很漂亮。爸爸每天出門辛苦的工作,我每天也要辛苦的去上學。只有媽媽最幸福,每天只要輕鬆的待在家裡等我和爸爸回家就可以了。有時候好羨慕媽媽喔!聽同學說自己的父母會吵架。不過我爸爸和媽媽的感情很好,從來不吵架。所以我家很和諧,很快樂。放假時,我最喜歡跟爸爸媽媽一起看電視了。雖然爸爸工作很忙,沒辦法常常帶我們出去玩。不過沒關係,因為我們在一起很快樂,我愛我爸爸和我媽媽。

看完之後,我笑了。覺得偉華真是個可愛的孩子。竟然說自己上學很辛苦,媽媽在家是很輕鬆的,下次有機會一定要告訴他,當家庭主婦可不輕鬆喔!他的文章中流露出純真,也能讓人看出,他家庭的美滿和快樂。他爸媽在家裡一定很疼他吧!就如同,應驗了兒歌中的那句『我的家庭真可愛!』

不過我才開心沒多久,班長就急忙的跑到辦公室說:「老師,班上有男生在打架!」

我的天阿!打架?我最怕孩子打架了!等等哪邊青一塊、哪邊腫起來,這些都要讓我跟家長解釋半天。

一到教室,「邵偉華、林崇光,你們兩個在幹什麼?」我一喊,那兩個扭打在一起的孩子馬上停止動作。

「為什麼打架?」

「他先打我的!」林崇光先開了口。

「邵偉華,你為什麼打他?」

「因為...他搶了老師給我的糖果。我叫他還我,他不聽。」偉華一字一字慢慢說出。

「可是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能打人,還有你,別人的東西不可以亂拿,你們兩個都有錯。互相道歉,然後握手!」

我面無表情的說著,但是心裡怔了一下,只是一個小小的糖果,平常孤僻、不愛與人爭的偉華竟然動手打人!看來他對那顆糖果看得很重。

「對不起。」

「對不起。」

兩個孩子口氣中帶著倔強道歉,與對方握手言合。放學時,我又看到邵偉華一個人站在穿堂。

「偉華,在等誰阿?」

「我爸爸說今天有空可以來接我!」

「對了,老師前幾天發的『家長座談會』的回條你還沒交,明天交的話,老師送你一整包的糖!」我想起他今天為了糖果和同學打架的事,於是和他打了這麼一個商量!

「真的嗎?」他瞪大眼睛看著我。

「當然是真的!來勾勾手。」我伸出小指牽著他的小指,然後兩人在一起蓋上拇指印。

「一言為定囉!老師先走了。」

D

「偉華,你看!老師糖果都買來了,你有沒有帶回條?」我搖著手上的那包糖說。

「老師,對不起。我忘了帶!」他很懊惱的說。

「那你不能吃糖了。不過只要你明天起有補交作業的話,老師就會給你糖果吃!知道了嗎?」看他一臉不能吃糖懊惱的樣子,讓我有點不忍心。

「以後我有交作業,都會有嗎?」他喜出望外的問我。

「對阿!把缺的都補足後,以後新的作業就要準時交喔!」我伸出食指叮嚀他。

走到辦公室,我忽然想到:那個家長座談會今天要確定人數了。剛剛也忘了問偉華他的家長有沒有要來!

咦!記得他作文上寫的,媽媽都在家。那打去問問看好了,順便跟他媽媽聊一下偉華的事。「嘟~嘟~嘟~嘟~嘟~」等了好久,電話還是沒人接。可能出去了吧!算了!等等問偉華好了!

接下來的幾天,我能感覺的出偉華都有盡量在交作業。我很高興他有這樣的進步,除了糖果幫上很大的忙以外,我覺得稱讚好像也是一大原動力。每次我稱讚他時,他的表情是那麼的開心、那麼的得意。

有一次在和幾個班上的小朋友聊天時,其中一個女生用像發現新大陸般的口氣說:「老師!我跟妳說喔,邵偉華很奇怪耶!」

「奇怪?不會阿,他有怎樣嗎?」我不解的問。

「就是阿,上次我看到他在穿堂打電話給他媽媽。」

「呵~~那有什麼好奇怪的。」小朋友通常都很黏媽媽,打電話給媽媽有什麼好怪的。

「可是老師,內容很怪,我聽到他跟他媽媽說:『媽,今天我有交作業,老師有給我糖果耶!』哪有人打電話回去跟媽媽講這些的阿?回家再講就好了阿!」那個女生一口氣的說完。

「真的喔?好無聊喔,打電話說這個。」

「阿!我之前也有看過。」其他的孩子也馬上發表意見,表示贊同偉華的這個行為很怪。

「還好吧!可能他很高興想趕快讓他媽媽知道阿。不要想太多,偉華是個很有禮貌的小孩,雖然他功課不好,作業都會拖,不過他還是有很多優點。你們要學習他好的地方,順便也要幫助他改過壞的習慣。」我對著那些孩子說,希望他們不要因為這點小事覺得偉華是個怪孩子,這樣只會讓孤僻的他變得很不愛與人往來,而且我花了好多心思才讓他稍微有點進步了,我可不想他和同學相處間又出了什麼問題。

「嗯!」小朋友,聽完後,也就不再討論這件事。

幾天後是九月28日,教師節,這個教師節是我的第一個教師節。所以即使現在沒放假了,我的心情也特別好。

『噹!噹!噹!』鐘聲響起。

「班長!下課,放學了。」

「老師再見!」小朋友忽然一擁而上。

「老師,教師節快樂!」班上的小朋友邊說邊遞上一張卡片!

「哇~~這是妳自己畫的阿!好漂亮喔。謝謝,老師很喜歡。」我看著那張用彩色筆描繪出的女生的樣子,我猜她是在畫我,裡面用注音寫著密密麻麻的字,看的我好感動。

「老師,這個送妳!」

「包這麼漂亮,是什麼阿?」我好奇的問。

「老師妳自己猜!」

「老師還有我的!」

「老師!這邊阿。」不過一會兒,我身邊擠滿了小朋友,當我離開教室要回辦公室整理東西時,手上已經提滿了大包小包的禮物了。坐在辦公室裡,邊拆禮物,邊笑,邊紅著眼眶,開始覺得自己平常再怎麼辛苦也是值得了。

我走到車庫,忽然聽到小朋友打架的聲音。

我馬上趕過去看。看到的不是別人,都是我的班的孩子。記得上次打架的是偉華和崇光,現在崇光換成了梓霆,不過偉華還是沒有變。而且這次的偉華看起來很生氣,比上次打架的樣子氣憤的多了。

上次我一喊他們就馬上停,不過這次我怎麼喊也沒用,後來,我走上前制止,拉開他們。

「誰先動手的?」

「他!」梓霆指著偉華。

「是你,你為什麼總是喜歡打人呢?」偉華讓我好灰心。又來了,他又低著頭不說話。

「說阿!為什麼打人?」我很生氣的吼他。他照樣低著頭,連看都不看我。我氣極了。

用比剛剛更大的音量說:「邵偉華,抬起頭!告訴老師為什麼打人?」

「因為他偷聽我跟我媽媽講電話!」他邊哭邊吼,我從沒看他哭,不管被我罰、被我罵、還是被我打、他都沒哭過。我被他這樣的反應嚇到了。

他的淚水一顆一顆的落在兩頰上。

「偷聽你講電話你就要打人!?有需要這樣嗎?而且在穿堂打電話,旁邊人那麼多,怎麼算偷聽?」我覺得他打人的理由太不理智了。

他又沒有回答,但是眼淚越掉越多。我覺得我有需要跟偉華好好的溝通,縱使被偷聽電話的感覺很不好,可是也犯不著打人吧!

於是我對梓霆說:「梓霆你也不應該偷聽人家說話,你先跟偉華說句對不起。然後你先回家!」

「對不起!」梓霆對偉華敬了個禮。然後就收拾剛剛打架散落的書和外套,走出校門。

現在只剩我和偉華,我想好好的跟他聊一聊,因為我真的很喜歡這個孩子,只是他常常做出讓我覺得『怎麼會這樣的事情』。我正想開口說話時,他從地上撿起一張用橡皮筋捆住的圖畫紙給我,然後用哽咽的聲音說:「畫...畫...作業...」他交作業了,我是何等的開心,不過現在不是讚美他的時候。

「老師很高興你今天交了作業,老師也一直很喜歡你,不過有時候你讓老師好灰心,因為你有時候很不乖,但是老師知道你很懂事,今天你為了這點小事打人,老師覺得…」

我話才說到一半,他抹著眼淚大喊說:「他笑我!」

「笑你?梓霆笑你?他笑你什麼?」

「他笑我和我媽媽說的話!」他的眼淚沒有停過,聲音略帶抽搐的說。

「你跟你媽媽說什麼?可以跟老師說嗎?」我不懂,和媽媽說的話能有什麼可以取笑的地方?

他又低著頭了,好像不太想說。「沒關係,老師不會笑你。跟老師說。」

過了一下子,他像電話答錄機一樣的重新播放了他對他媽媽說的話:

「喂!媽媽喔!我跟你說喔,最近我都有在交作業了。老師都有在稱讚我耶!老師對我很好,都會給我糖果吃,今天我還準備了畫畫的作業要交給老師,這個作業我拖了好久好久喔!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畫妳!對阿!題目就是『我的媽媽』。好難畫喔!都妳害的啦!媽媽我跟妳說喔!我好想妳喔!我真的好想妳喔!妳到底要睡到什麼時候?才肯張開眼睛看我!還有,今天是教師節,我看爸爸每天都拿兩朵玫瑰花插在妳照片前的花瓶裡,我想老師跟妳一樣是女生,應該也會喜歡花吧!所以我叫爸爸多買兩朵給我,我要帶來學校送老師!妳不要生氣喔!再見。」

他說完以後,拿出書包裡被壓的稍微變形的玫瑰花,走到我面前對我說:「老師,教師節快樂!」

我說不出話來,我抱著他一直哭。

「老師,梓霆笑我是瘋子。他說我媽媽已經死了,怎麼還假裝在跟她講電話!老師,對不起,我不會再打人了。」

我哭的好傷心,我好心疼。

心疼這麼一個孩子,沒有母親的照顧,父親工作沒空管教,他卻能這麼懂事。

我想像他想當作自己媽媽還活著跟他通電話時的那種心情,想像他寫作文描寫媽媽的地方,多麼讓人揪心。尤其當同學識破他的時候喊出來的那句話,好殘忍,真的好慘忍。

「對不起!」我對他說。

我感到很抱歉,我是他的老師,卻沒有好好了解這個孩子。

我一直無法平復自己的心情。我不知道我這麼抱著他哭多久?晚上,我打開偉華的畫,我的淚又停不住了。那張畫是一張桌子,桌子上有一張女人的照片,然後前面放著兩個小花瓶,裡面插著紅紅的玫瑰花。

我在右下角用紅筆打上100分!

love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